零售

 

香港

序言書室.樂文書店.田園書屋.Kubrick.榆林書店.城邦書店.誠品書店.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天地圖書.三聯書店.商務印書館.Perthland Limited.中華書局
** 如想購買《字花》過刊,可向銅鑼灣樂文書店、序言書室及 kubrick 查詢

 

澳門
邊度有書

 

新加坡
草根書室

 

台灣
誠品書店.三民書局.政大書城.唐山書店.無論如河書店.小小書房.詩生活.閱樂書店.清大水木書苑.新竹或者書店.台北浮光書店.桃園嫏環書屋.桃園新星巷弄書屋.台東晃晃書店

 

網上
博客來網路書店.讀冊生活.友善書業

 

友善事業的社員書店均接受顧客的客訂,社員實體書店面名單連結資訊:https://goo.gl/o5GG5w


電子版

讀冊生活


香港發行

香港聯合書刊物流有限公司

查詢:2150 2100 (黃發心小姐)


台灣代理

遠景出版事業有限公司

地址:新北市板橋區松柏街65號5樓(2012年更新)

查詢:02-2254-2899 (潘治嘉)

購買《字花》


訂閱《字花》可即時成為水煮魚文化會員,收到最新會員通訊,緊貼水煮魚文化的文學活動和書訊﹗

下載訂閱表格(個人/團體或院校/全日制學生均適用)
按此直接訂閱。

水煮魚文化也可協辦到校作家講座、寫作坊、讀書會及書展。

下載 2017/18 年文學創作課程簡介

電子版

你亦可到「首尚文化電子書店」購買:

App Store
Google Play

訂閱字花

私隱聲明

敬請仔細閱讀此私隱聲明,以了解閣下在瀏覽本網站(「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字花」及「別字」)時,我們如何處理閣下所提供的資料。

  1. 資料的蒐集及使用互聯網資料

    當閣下瀏覽本網站時,本網站不會蒐集一般的互聯網資料,包括閣下的互聯網協定位址以及閣下瀏覽本互聯網的日期和時間。

  2. 閣下提供的資料

    當閣下瀏覽我們的網站時,閣下可能會因不同目的,向本網站提供資料,例如向我們查詢。閣下可向我們提供部分個人資料,如姓名、地址、聯絡號碼或電郵地址。一般而言,我們只會利用蒐集自閣下的資料用於閣下提供該等資料的目的。

  3. 資料保留期

    一切經由本網站蒐集的資料會在完成蒐集目的後立即銷毀。

  4. 對第三方作出披露

    除法庭命令,本網站不會向第三方透露閣下的個人資料。我們會要求執法機關提供書面解釋其蒐集個人資料的目的、為何該資料對調查有關及不披露該資料如何影響調查。在法律容許下,本網站會通知閣下有關法庭命令。

  5. 直接促銷

    除獲閣下同意,否則本網站不會利用所收集的閣下個人資料作推廣用途。如將來不欲收取本網站的推廣資料或訊息,或欲查閱及修正閣下的資料,閣下可電郵至 zihua2m@fleursdeslettres.com 提出。

  6. 接駁第三方網站的鏈路

    本網站可能提供接駁第三方網站的鏈結。請閣下務必留意,當閣下連結至第三方營運商的網站時,該等營運商可同時蒐集閣下的個人資料(包括通過使用cookies產生的資料)。本網站毋須就該等人士如何蒐集、使用或披露閣下的資料負責,故此在閣下向該等人士提供閣下的個人資料時,閣下應熟悉該等人士的私隱權政策。

 

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17日


免責聲明

本網站(「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字花」及「別字」)是一個多媒體的文學創作平台,內容和資訊的真確性由創作者承擔,本網站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網站內容內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故此,讀者於此接受並承認信賴任何「資料」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

網站文章中的超連結或會導引讀者至有些人認為是具攻擊性或不適當的網站,本網站對這些超連結內容所涉及之準確性、有效性、安全性、著作權歸屬,或是其合法性或正當性如何,並不負任何責任。

客戶於網上購買本網站的產品及服務時,所使用的網上付款系統並不一定在本網站內進行,客戶使用本網站以外的網上付款系統時,必須理解及明白網上付款系統網站內所列明的使用政策及私隱條款等資料。本網站的私隱條款將不適用於所有網上付款系統網站內。

 

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17日


版權聲明

本網站內一切文章的版權均歸作者所有。

如需在出版刊物上引用、轉載,請先與本網站聯絡(zihua2m@fleursdeslettres.com),否則不得使用及轉載。

如需在網絡上引用、轉載,只需註明出處。

 

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17日

條款

地址
九龍新蒲崗八達街安達工業中心3樓B3室
電話
2135 7038
傳真
3460 3497
水煮魚文化製作 Facebook
字花 Facebook
字花 Instagram

聯絡

「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下稱「水煮魚」)為已註冊的香港慈善機構,亦是香港最具規模的文學組織,自2006年受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出版文學雜誌《字花》,將香港文學推廣到兩岸三地,並成功引起年輕讀者對香港文學的關注和創作風潮。近年也舉辦多種文學推廣活動,包括中學及公眾創意寫作坊、書節、多媒體朗誦會等。

誠邀你與我們同路,請捐款支持以下工作:

  • 印刷、製作、獨立發行書刊
  • 文學藝術活動推廣
  • 寫作教育
  • 跨界別創作
  • 編輯、作家及藝術行政人員栽培
  • 日常營運

請按以下連結,輸入你欲捐贈之款項,透過Paypal捐款。

你每分支持,都將讓美麗的、打動人心的文字走得更遠。

支持我們


我們長期需要熱愛文學、喜歡閱讀的朋友協助編輯、美術、活動助理、行政等工作,並付出你無限的精力和熱望,一同創造不可能的文學雜誌﹗

如你想加入水煮魚文化或《字花》團隊,請把個人履歷及過往作品傳至 zihua2m@fleursdeslettres.com ,註明你希望加入的職位。

若感情投意合,我們會回覆你。勉強無謂,行動最實際﹗快來吧﹗

加入我們

各期年份
出版年份
活動年份

別字



別字各期目錄
目錄 轉注

別字

第十期
<   
   >

別字

第十期

「別字」一名,不僅意指某種形式上

的別冊,更寄望另闢網絡傳播門徑,

拓寬文學場域,連結更多文字力量。

轉注
  • 迷失書展遊牧地圖
  • 「藝術家在醫院」駐留創作筆記
  • 情色畸零人──略論崑南《慾季》中的掙扎
  • 雨餘心懷,無妨文字明亮──記鍾國強、劉偉成對談
  • 【書序】龍目猶炯炯 —— 讀《新蒲崗地文印記》
  • 迷失書展遊牧地圖
  • 「藝術家在醫院」駐留創作筆記
  • 情色畸零人──略論崑南《慾季》中的掙扎
  • 雨餘心懷,無妨文字明亮──記鍾國強、劉偉成對談
  • 【書序】龍目猶炯炯 —— 讀《新蒲崗地文印記》
透光
  • 【連載】福福的故事‧四
  • 【連載】福福的故事‧四

轉注


【資訊如流,言論輾轉衍變。
接通明暗,激活注解空間。】

迷失書展遊牧地圖

字花編輯室
SHARE

    如果你承認書籍是知識的泉源,逛書展,就是逐水草而居。還在攤著地圖,茫茫然不知從哪裡開始?不妨參考一下小編搜羅到的書情,跟著地圖做文青吧!

    或許可以先走到HALL 1右側的台灣及內地專區,「讀書共和國」曬出二十多個出版社的新書,文史、社科、科普齊集,而各位文青必定有留意由聶永真設計的胡晴舫系列以及「字母會」叢書吧?在那裡也有。最新一期《字母》是童偉格專輯,除了多篇訪談,更有書評專題「致新世界」。文學在艱難時世,依然讓事物誕生。


    「台灣圖書出版事業協會」有不少詩集,其中包括《我現在沒有時間了》,二十一位詩人,響應空服人員工會運動,為爭取勞工權益打氣助威。巴塔耶理論讀得多,攤位內還有他的小說《眼睛的故事+聖神.死人》,迷幻的外觀非常矚目。

    「遠景」的書不多但勝在精挑細選,想看詩人筆下的愛情,有袁紹珊《愛的進化史》,想知道已故詩壇大師洛夫寫動物怎樣寫到出神入花,有《昨日之蛇》,想看一班八十年前的中國詩人怎樣聚到一起,有吳心海的詩刊研究《小雅》。

    簡體書方面,在「南方出版」能找到獲得最新一屆紅樓夢獎「決審團獎」的格非《望春風》。朦朧派詩人芒克即將和北島對談《今天》往事,如果想拿簽名,他的最新詩集《一年只有六十天》也不要錯過,封面上就是他自己的畫作。看過《小偷家族》,想認識是枝裕和多一點,或許可以選擇買一本他的小說處女作《下一站,天國》。



    喜歡中文字的朋友,穿過場中的三聯,可停步留意下新出的《香港北魏真書》,不但印刷精美,還細緻拆解字型美學,最重要是可以加強日常生活發現力,自行搜尋處處珍貴書法。再走前一點就是匯智,適逢他們成立二十周年,推出《香港.人》紀念文集,內含近三十位香港作家的香港人素描力作,新書還有《第六屆紅樓夢獎評論集》,收錄閻連科作品評論和評審紀錄,值得讀讀。人人去大館,梁家泰最新揭露舊建築精神的攝影集《謝幕》,則在附近的「牛津」找到。

    來到HALL 1另一邊,當然要支持本地出版。「學生文藝」有雜誌訂相信大家都知道,今屆書展還有《教師起動》,洪慧睽違數年的最新詩集《借火》也在攤位有售。這邊借火,旁邊攤位就有《慾季》,崑南三十幾年前的絕版書再版,正如鄭政恆所說,想知道崑南書寫的前世今生,缺不了這本書。「香港文學生活館」新舊並陳,青文書屋版的也斯《布拉格的明信片》固然吸引眼球,多年前由樊善標和杜家祈編選的《香港後青年散文集合》,也是當今青年、後青年必讀之選。

    稍稍折回,來到「花千樹」,可以看到已故香港著名文學家舒巷城的多種經典著作,包括去年出版的武俠短篇《雁兒刺虎記》,當然,大家也可支持寄放在這裡的水煮魚出版物(置入)!臨離場前,經過「里人文化」,小編便被人體解剖結合攝影的《探 the trek》吸引住,攝影師陳的,把枯朽的骨肉、起伏的筋腱拍得靜穆如詩,在瞬間超越靈肉生死。

    透光


    【鑿夜生火,鋒芒無分先後,
    發掘創作新視角。】

    【連載】福福的故事‧四

    張婉雯
    愛吃牛油果的貓。
    SHARE

      「各位,」會議中的會希斯總是精神抖擻,「請報告一下各宿友的情況。」

      「麥芬女決定跟丈夫離婚,並且爭取兒子的撫養權。」艾達報道。

      「麥芬女……單程證到手了沒有?」

      「還沒有,」艾達嘆了口氣,「唯有盡力打這場官司。不過她丈夫已經六十多,又是個無業的,麥芬女也不是沒有機會的。法庭已受理案件,排期是下個月十號。法律援助署也接受了她的申請。」

      「那麼,她要繼續住在中心了。」希斯嘆了口氣。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陳絹說,「坦白說,婦女也不想留在這裡。」

      「我不是這個意思,」希斯急忙道,「我是指,如果宿位可以騰空出來,便可以幫助其他有需要的婦女。」

      陳絹不語。希斯連忙轉話題:「其他人呢?」

      「嗯……是的。」科娜先開腔,「有一位新來的宿友,叫謝麗娟。她才來了幾天,還沒決定去向,我們會等她適應了生活,再跟她談。至於莫杏秀,她進進出出已幾次,我建議替她和她的丈夫安排輔導,如果其中一人不願意,那我會向她建議離婚。」

      「到時又得展開子女爭奪戰。」艾達說。

      「莫杏秀的情況比麥芬女更複雜,因為她的丈夫有經濟能力,而莫杏秀本人有情緒問題。」

      「她的丈夫也有情緒問題呀,要不然就不會禁止莫杏秀外出交朋友。」

      「這得看法官怎樣判斷了,個別法官對虐待的定義看法不同。」科娜向希斯說,「當然希望婚姻輔導能幫助他們,但也不能抱太大期望。」

      「那也只能見一步走一步了。」

      「李金妹這兩天生病了,發燒,已經帶她看了醫生。」陳絹報道,「何萍不願跟她同房,怕傳染,我做好做歹勸住了,中心沒多餘宿位了。」

      「何萍擔心也不是沒道理。」科娜插嘴。

      「我知道,可是沒法。」陳絹嘆了口氣,「我私下給她買了一瓶維他命C,著她天天吃。」

      「也許先添置幾張上下架牀湊合著,至少那些帶著子女來的婦女可以住。」

      「這也是辦法。我還想到一點,」陳絹抿一抿嘴,「外面的草地反正空著,我在想,是不是可以用來種菜。」

      「種菜?」

      「是的,我覺得我們應面對現實,」陳絹一口氣說,「中心沒有蔬菜供應,住在這裡的婦女只能吃罐頭,長住的話很難捱。有一次,她們在外面草地找到蕃薯葉,已樂了半天了,說是幾個月沒吃過新鮮菜。有些婦女還帶著孩子來。
      我問過,她們有幾個小時候在鄉下本來就是種田的。劃一部分草地出來,種些容易打理的,至少可以讓她們間中有一頓新鮮菜吃,用電爐煮水灼熟便可以了。飲食均衡些,應該病痛少些。」

      大家面面相覷。

      「聽上去很有趣。」科娜打圓場。

      「坦白說,我也不知道效果如何。」陳絹說,「但就是失敗也沒甚麼損失。」

      「陳絹說得對,」希斯點點頭,「頂多花些錢買工具種子。就交給宿友打理吧,她們有了精神寄托,情緒也平衡些。」

      「那我再跟她們談談。」陳絹笑了。希斯看著她,也笑了。

      翌日下午,幾個婦人已經在動手翻土了。陳絹走到外面,只見她們在草地上忙著;一個小女孩依在晾衣架上,手裡拿著一枝芒草,看著她的母親。陳絹認得她是何萍的女兒,大家喚她小蓮。

      「把水壺拿過來。」何萍低著頭說。小蓮走過去,把水壺遞上。

      「你們手腳真快。」陳絹笑道。

      「慢呀,來了香港沒摸過泥地。」王菊美笑道,「以前更快些。」

      陳絹看到王菊美指頭泛紅,「我去找雙勞工手套來。」

      「不用了,哪有這麼嬌嫰了,帶了手套,手不夠快的。」王菊美雙手沒停下來。陳絹轉過身,又多了兩個婦女,兩手放在背後,興致勃勃地看起來。謝麗娟站在她們後面。陳絹微笑著走上前去。

      「謝麗娟,你會種菜嗎?」

      謝麗娟搖搖頭,「不種,那是人家的田。」

      「不是的,這塊田是我們的。」陳絹想起她上次的話,「種了菜,我們自己吃。」

      謝麗娟還是搖頭,然後看看身旁圍觀的人,慢慢地往後退。她想走。陳絹也不勉強,假裝轉過身去看婦女犂地。

      「看﹗」小蓮忽然叫道,「是貓﹗」

      果然是貓;上次見過的那隻貓。牠依舊躲在鐵絲網後面,眼睛瞪著圍觀牠的人。

      「到香港來之後,都沒見過貓了。」麥芬女笑起來,看著貓,「嗨,香港沒有田鼠哦,這裡沒東西你吃哦。」

      「你來錯地方了,」王菊美也笑了,「這裡人人自身難保,連魚頭都沒得你啃哦。」

      陳絹想笑,卻笑不出來。她回過頭後,謝麗娟果然已不在了。陳絹往遠處望,只見謝麗娟從自己的房間中探頭出來,以一個她認為安全的距離觀望一切。當發現陳絹往這邊一笑時,謝麗娟馬上把頭縮回窗內。

      這天傍晚,陳絹收拾物事準備下班,忽然感到身後有一陣奇異的感覺。她轉過身去,只見辦公室門口露出來一張蒼白的臉。是謝麗娟的臉。陳絹不禁一怔:「有甚麼事嗎?」

      謝麗娟的臉又縮回去了。過了一會,臉又伸出來。在白色的燈光下,像浮在半空的戲劇面具。

      「謝麗娟,有甚麼事?進來再說。」陳絹試著笑問。謝麗娟囁嚅道:「田。」

      「甚麼?」陳絹想上前,又怕嚇走她。

      「田。」這次謝麗娟大聲了一點,「我想看看田。」

      陳絹一想,隨即明白:「外面那塊田?好啊,我們一起去看。」

      陳絹走在前面,不時往後望,確認謝麗娟跟著來。黃昏時分的草地披上一層薄薄的金光,晾曬中的衣裳如金光中的帆,隨風飄揚。陳絹和謝麗娟像涉水一樣,慢慢走過去,在菜田前停下;婦女才整理好雜草,還沒播種,這平整四方的一角,就如細小的岸頭。陳絹站在那裡,覺得自己被整個黃昏包裹起來;短袖衣下的手臂金黃而微涼。彷彿有一種氣味縈繞;然而陳絹想不起這氣味的名字。

      謝麗娟站在另一邊,沉默著,像草地上的一棵幼樹,靜靜地豎立在那裡。她把雙手插進線衫的口袋裡,口袋墜得往下掉。於是她看上去更像一棵瘦弱的樹了。

      謝麗娟喃喃地說了一句話。

      「嗯?」陳絹聽不清楚。

      「我說,」謝麗娟的目光依然停留在菜田上,「我媽死了。」

      「哦……你怎麼知道?」

      「那時候鄉下給我寫信來。」謝麗娟忽然一笑,「媽那時多希望我是個男孩,可是生下來是個女的。」

      「哦?」陳絹道,「是嗎?」

      「是啊,她不許我哭。連那個女人的孩子丟了,她都不許我哭。」

      「哦……」陳絹留心著謝麗娟的神情——上次不是說母親等著寄錢嗎?記憶混亂是精神病的病徵之一。

      「你很難過吧?」陳絹試著問。

      「媽老是穿黑色的衣裳,」謝麗娟答非所問,「袖很闊,手一動就掀起一陣風,打在人家身上又麻又痛。」

      陳絹不作聲,等她自己說下去。

      「然後媽會蒸黃糖糕給我吃。有時是煨蕃薯。我喜歡吃蕃薯。」謝麗娟「格格」地笑起來,「很好吃哦。」

      「一定很好吃。」陳絹不知道她想說甚麼,只好暫時認同她的話,「你媽很疼你。」

      謝麗娟沒有回答,只微笑起來。太陽的光芒逐漸消失了;陳絹不禁打了個寒顫,卻不知應否離開。

      「這田種出來的菜,我真的能吃嗎?」謝麗娟問。

      「是的,」陳絹盡量把自己的語氣調節得積極些,「你想吃甚麼菜?我明天去花墟買種子。」

      「蕃薯苗吧﹗」謝麗娟果然開心起來,拍掌笑道,「有苗吃,也有蕃薯吃﹗」

      夕陽終於在地平線上消失了;眼前的世界旋即掉進深藍色中。在黑暗來臨前,陳絹把謝麗娟帶回光亮的房間中。謝麗娟在這光亮中睡著了。

      *********
      這晚,陳絹離開母親的家時,再次見到那條黃色的狗,在草叢裡蜷成一圈。陳絹站在原地,然後決定過去看看。她過了馬路,在狗的旁蹲下來;狗感到異動,便坐直了身體,目不轉睛地看著她,一副隨時要逃跑的樣子。丈夫跟在後面,不敢走近。

      「牠不會襲擊人的。」陳絹說,眼睛卻沒離開黃狗,「牠該不是那種兇惡的狗。」

      「我怕走近了嚇跑牠。」丈夫遠遠地回答,「我到超市買些狗罐頭回來。」

      丈夫帶來罐頭與報紙;陳絹把食物放在報紙上,擺在狗面前,然後站起來往後退。狗依然緊盯著;待陳絹退得夠遠了,才低頭,嗅一嗅,然後大嚼起來。

      「你在幹甚麼?」背後忽然傳來聲音。陳絹連忙走到街燈旁,只見有人站在丈夫後面。聽聲音是一個婦人。

      「沒……沒甚麼,」陳絹不知婦人的來意,只好一邊招手讓丈夫過來,一邊輕描淡寫,「有一條狗在這裡,我來看看。」婦人走近了,上上下下地打量著夫婦二人。忽然,陳絹覺得自己非常愚笨,黑暗中倒走在燈光之下,自以為安全。

      婦人離開了光,走近黑暗的草叢,蹲下來,狗竟然丟下食物,跑出來了。看來,她跟牠相熟。陳絹試探著問:「這條狗,本來在山坡上的?」過了半晌,婦人才答:「是的。最近山坡的工程,把狗趕下來了。」

      狗一直沒有作聲,只蹲在婦人腳旁。

      「這裡有些狗罐頭,」陳絹把丈夫手上的超市背心袋接過,遞給婦人,「送給狗吃的。」

      「其實也用不著,」婦人只盯著狗,「牠一向吃飯菜。」

      陳絹知道,因為福福也吃人的飯菜。「不打緊,反正也買了。」

      婦人這才接過背心袋,拿出裡面的物事,湊在街燈下細看,「雞肉味、牛肉味……哈,牠從沒吃過這等美食呢。」

      福福也沒吃過。陳絹想起福福把飯兜舐個碗底朝天的樣子。那不過是吃剩的湯料澆上白飯。

      「那麼,謝謝你了。」婦人挽著背心袋,兩手放在背後,看著狗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嗨﹗快謝謝人家。」

      狗當然不理啋,把最後一口狗糧吞進肚裡。陳絹說:「這條小路人來人往,其實也不安全。」婦人嘆一口氣:「這有甚麼辦法?我住公屋,又不能收容牠。」

      陳絹默然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