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

 

香港

序言書室.樂文書店.田園書屋.Kubrick.榆林書店.城邦書店.誠品書店.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天地圖書.三聯書店.商務印書館.Perthland Limited.中華書局
** 如想購買《字花》過刊,可向銅鑼灣樂文書店、序言書室及 kubrick 查詢

 

澳門
邊度有書

 

新加坡
草根書室.Books Actually

 

台灣
誠品書店.三民書局.政大書城.唐山書店.無論如河書店.小小書房.詩生活.閱樂書店.清大水木書苑.新竹或者書店.台北浮光書店.桃園嫏環書屋.桃園新星巷弄書屋.台東晃晃書店

 

網上
博客來網路書店.讀冊生活.友善書業

 

友善事業的社員書店均接受顧客的客訂,社員實體書店面名單連結資訊:https://goo.gl/o5GG5w


電子版

讀冊生活HyRead 凌網科技Readmoo讀墨Kono電子雜誌


香港發行

香港聯合書刊物流有限公司

查詢:2150 2100 (黃發心小姐)


台灣代理

遠景出版事業有限公司

地址:新北市板橋區松柏街65號5樓(2012年更新)

查詢:02-2254-2899 (潘治嘉)

購買《字花》


訂閱《字花》,立刻成為持證訂戶,即可享受一系列優惠禮遇,並收到最新會員通訊,緊貼水煮魚文化的文學活動和書訊﹗

《字花》持證訂戶優惠禮遇包括:
1. MOViE MOViE | Life is Art 盛夏藝術祭
持證購買節目正價戲票,可享9折優惠。
2. 影意志 | 「獨立焦點」正價戲票9折
持證購買節目戲票,可享9折優惠。
3. ifva | 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
訂戶可優先獲贈特定場次戲票(數量有限)。
4. 鮮浪潮 | 第十三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
訂戶可優先獲贈特定場次戲票(數量有限)。
5. 牧羊少年咖啡館 
訂戶可獲贈餐飲現金卷。
(太子白楊街分店、葵芳分店、沙田分店及將軍澳分店)

*節目詳情請留意有關機構消息。
*如優惠有任何爭議,水煮魚文化將保留最終決定權。

下載訂閱表格(個人/團體或院校/全日制學生均適用)
按此直接訂閱。

電子版

你亦可到「首尚文化電子書店」購買:

App Store
Google Play

訂閱字花

私隱聲明

敬請仔細閱讀此私隱聲明,以了解閣下在瀏覽本網站(「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字花」及「別字」)時,我們如何處理閣下所提供的資料。

  1. 資料的蒐集及使用互聯網資料

    當閣下瀏覽本網站時,本網站不會蒐集一般的互聯網資料,包括閣下的互聯網協定位址以及閣下瀏覽本互聯網的日期和時間。

  2. 閣下提供的資料

    當閣下瀏覽我們的網站時,閣下可能會因不同目的,向本網站提供資料,例如向我們查詢。閣下可向我們提供部分個人資料,如姓名、地址、聯絡號碼或電郵地址。一般而言,我們只會利用蒐集自閣下的資料用於閣下提供該等資料的目的。

  3. 資料保留期

    一切經由本網站蒐集的資料會在完成蒐集目的後立即銷毀。

  4. 對第三方作出披露

    除法庭命令,本網站不會向第三方透露閣下的個人資料。我們會要求執法機關提供書面解釋其蒐集個人資料的目的、為何該資料對調查有關及不披露該資料如何影響調查。在法律容許下,本網站會通知閣下有關法庭命令。

  5. 直接促銷

    除獲閣下同意,否則本網站不會利用所收集的閣下個人資料作推廣用途。如將來不欲收取本網站的推廣資料或訊息,或欲查閱及修正閣下的資料,閣下可電郵至 zihua2m@fleursdeslettres.com 提出。

  6. 接駁第三方網站的鏈路

    本網站可能提供接駁第三方網站的鏈結。請閣下務必留意,當閣下連結至第三方營運商的網站時,該等營運商可同時蒐集閣下的個人資料(包括通過使用cookies產生的資料)。本網站毋須就該等人士如何蒐集、使用或披露閣下的資料負責,故此在閣下向該等人士提供閣下的個人資料時,閣下應熟悉該等人士的私隱權政策。

 

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17日


免責聲明

本網站(「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字花」及「別字」)是一個多媒體的文學創作平台,內容和資訊的真確性由創作者承擔,本網站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網站內容內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故此,讀者於此接受並承認信賴任何「資料」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

網站文章中的超連結或會導引讀者至有些人認為是具攻擊性或不適當的網站,本網站對這些超連結內容所涉及之準確性、有效性、安全性、著作權歸屬,或是其合法性或正當性如何,並不負任何責任。

客戶於網上購買本網站的產品及服務時,所使用的網上付款系統並不一定在本網站內進行,客戶使用本網站以外的網上付款系統時,必須理解及明白網上付款系統網站內所列明的使用政策及私隱條款等資料。本網站的私隱條款將不適用於所有網上付款系統網站內。

 

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17日


版權聲明

本網站內一切文章的版權均歸作者所有。

如需在出版刊物上引用、轉載,請先與本網站聯絡(zihua2m@fleursdeslettres.com),否則不得使用及轉載。

如需在網絡上引用、轉載,只需註明出處。

 

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5月17日

條款

地址
九龍新蒲崗八達街安達工業中心3樓B3室
電話
2135 7038
傳真
3460 3497
水煮魚文化製作 Facebook
字花 Facebook
字花 Instagram

聯絡

「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下稱「水煮魚」)為已註冊的香港慈善機構,亦是香港最具規模的文學組織,自2006年受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出版文學雜誌《字花》,將香港文學推廣到兩岸三地,並成功引起年輕讀者對香港文學的關注和創作風潮。近年也舉辦多種文學推廣活動,包括中學及公眾創意寫作坊、書節、多媒體朗誦會等。

誠邀你與我們同路,請捐款支持以下工作:

  • 印刷、製作、獨立發行書刊
  • 文學藝術活動推廣
  • 寫作教育
  • 跨界別創作
  • 編輯、作家及藝術行政人員栽培
  • 日常營運

請按以下連結,輸入你欲捐贈之款項,透過Paypal捐款。

你每分支持,都將讓美麗的、打動人心的文字走得更遠。

支持我們


我們長期需要熱愛文學、喜歡閱讀的朋友協助編輯、美術、活動助理、行政等工作,並付出你無限的精力和熱望,一同創造不可能的文學雜誌﹗

如你想加入水煮魚文化或《字花》團隊,請把個人履歷及過往作品傳至 zihua2m@fleursdeslettres.com ,註明你希望加入的職位。

若感情投意合,我們會回覆你。勉強無謂,行動最實際﹗快來吧﹗

加入我們

各期年份
出版年份
活動年份

別字



別字各期目錄
目錄 對焦

別字

第四十二期
<   
   >

別字

第四十二期

「別字」一名,不僅意指某種形式上

的別冊,更寄望另闢網絡傳播門徑,

拓寬文學場域,連結更多文字力量。

對焦
  • 女鬼
  • 這批很純
  • 熱夜
  • 失去的熱夜
  • 【熱夜】自焚
  • 【熱夜】消炎
  • 【熱夜】大賣場的骯髒浴缸
  • 【熱夜】下過雨之後
  • 【熱夜】當素馨花盛開時
  • 【熱夜】七月的告別式
  • 女鬼
  • 這批很純
  • 熱夜
  • 失去的熱夜
  • 【熱夜】自焚
  • 【熱夜】消炎
  • 【熱夜】大賣場的骯髒浴缸
  • 【熱夜】下過雨之後
  • 【熱夜】當素馨花盛開時
  • 【熱夜】七月的告別式
透光
  • 花劍有光──賀張家朗2021東京奧運奪金
  • 舊機場與屯馬線
  • 【史前紀】詩八首
  • 【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詩九首
  • 我城辭典2020
  • 不允許哭泣的場合
  • 黑色的徘徊
  • 審查
  • 十二月
  • 花劍有光──賀張家朗2021東京奧運奪金
  • 舊機場與屯馬線
  • 【史前紀】詩八首
  • 【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詩九首
  • 我城辭典2020
  • 不允許哭泣的場合
  • 黑色的徘徊
  • 審查
  • 十二月
轉注
  • 從稀少的太陽下感覺幸福──略談曹疏影詩集《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
  • 疫情下的音樂「避難所」──《搶耳GigOnline》
  • 「活」的雙重可能:不加鎖舞踊館「#非關舞蹈祭」訪問
  • 時代新鮮人──序西西《牛眼和我》
  • 西西《牛眼和我》後記
  • 【讀書隨筆】廖偉棠《玫瑰是沒有理由的開放——走近現代詩的40條小徑》
  • 在枯樹上寫詩──《晚冬》序
  • 必得承認抒情的文字無法處理軟弱──序呂永佳《於是送你透明雨衣》
  • 從稀少的太陽下感覺幸福──略談曹疏影詩集《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
  • 疫情下的音樂「避難所」──《搶耳GigOnline》
  • 「活」的雙重可能:不加鎖舞踊館「#非關舞蹈祭」訪問
  • 時代新鮮人──序西西《牛眼和我》
  • 西西《牛眼和我》後記
  • 【讀書隨筆】廖偉棠《玫瑰是沒有理由的開放——走近現代詩的40條小徑》
  • 在枯樹上寫詩──《晚冬》序
  • 必得承認抒情的文字無法處理軟弱──序呂永佳《於是送你透明雨衣》

對焦


七月特別企劃──熱夜
港臺連線,五首灼手詩配五篇燙故事

女鬼

孫得欽
1983 年生,東華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著有詩集《有些影子怕黑》、《白童夜歌》,參與《尤里西斯的狗》對寫,譯有《當你來到幸福之海:卡比兒詩選》。
SHARE

    我很痛苦你知道嗎?

    她說。

    我很痛苦你知道嗎?

    她又說了一次。

    大半夜的聽到這種話,感覺不太妙。我抬頭看看,原來電視裡是個女鬼。穿古裝的,看起來劇情大概是某個作惡多端的男人,不知道怎樣被誘騙來到(布景很爛的)荒郊野外,從前被他欺凌而死的女鬼從樹下現身,準備復仇。當然也不能排除他們之間有過複雜的一段情,畢竟這話聽起來埋怨比憎恨多一點。

    我一定要殺死你。她又加碼。我看這男的應該能再騙她一次,當了鬼也一樣,聽她講話就知道。

    仔細看看她的臉,這女鬼有點眼熟,跟我後面那個長得好像。

    ……什麼?後面的什麼?腦袋裡不知道從哪冒出這麼一句。額頭一滴汗滾落,掉在湯碗裡。這就是為什麼人千萬不可以編什麼鬼故事,念頭只要一動,晚上就睡不著覺了。以前我也想過一個場景,房間角落有個女鬼,披著頭髮,也不幹麼,從早到晚就站那裡,睡覺也在,醒來也在,像個衣帽架一樣,一舉一動都在她的視線裡。透過她頭髮的縫隙,還稍微可以看到她的眼睛。結果連續好幾天都半夜驚醒,盯著角落看。所以說我怕死了娃娃那類的東西,眼神一動也不動的。

    我挖了一口碗裡的滷肉飯,在這之前我在哪裡,做了什麼,完全想不起來。三更半夜的我在這吃滷肉飯幹麼?可能是在做夢吧,夢裡的人真的會問自己是不是在夢裡嗎?

    不過這家店很不錯,點滷肉飯就送貢丸湯。

    點滷肉飯就送貢丸湯?

    哪有那麼好的事?那至少現在可以確定是在做夢了。

    不然就是在地獄,有一種說法,說地獄是一個長得跟人間很像的地方,只在一些小地方,有微微的偏差,不仔細看就看不出來。多小的地方呢?小到可能只是一個念頭。

    我回頭看,沒有什麼女鬼,只有少少幾個人吃完了在看電視。

    不是有一款很有名的恐怖遊戲嗎,詳細情況我也不太清楚,總之是在某個古宅裡的第一人稱解謎遊戲,有個女幽靈神出鬼沒,一下吹熄蠟燭,一下弄倒東西。說到第一人稱恐怖遊戲,根本是恐怖界的 ASMR 吧?就是那種能透過耳機把你腦子搞得一團糟的東西。過程中,玩家會聽到身後傳來一些聲音或看到一點影子,轉頭看又什麼都沒有。後來有高手破解了程式,解鎖攝影機鏡頭,可以在不轉頭的情況下,看到主角背後的視角。結果看到了什麼,不難想像。

    也有可能是什麼岔出去的平行宇宙之類的,這種空想理論要多少有多少。不管是哪一種,其實最困難的,反倒是醒來之後,你怎麼重新相信這就是真實的世界。最好的辦法,就是一律當成假的,但以真實的態度去經歷它。有些宗教主張整個世界只是一場幻象,如果我是虔誠信徒,大概會去殺幾個人試試看吧。開玩笑的啦。

    總之要是真有個女鬼在我背後,老婆應該早就幫我處理了吧,她在這方面很有一套。但我哪來的老婆啊?

    來到要種花的地方,我拿起鏟子開始挖。

    來的路上,我也做做樣子看了車窗的倒影,果然還是沒有。但首先這就不合理,如果我怎樣也看不到,又是怎麼知道誰長得像誰?既然能去演連續劇,應該長得還不錯。

    話說回來老婆還真有帶我去催眠過,催眠師是一位俠氣的大姊。為什麼是催眠?因為催眠只是個幌子,她還有別的本事。什麼本事我已經忘了,現在只記得她嗓門很大,說了一句:「人家女鬼也是會挑人的!」搞錯重點了吧?真正要處理的事,到現在也搞不清楚到底有沒有作用。但為什麼有種受到斥責同時又被鼓勵到了的感覺?

    我挖著挖著,挖著這個待會要拿來種花的地方,挖到一個人深就可以了喔。挖到後來底下的土開始有液體快速滲出來,天太黑也看不出什麼顏色,耳邊傳來窸窣聲,像有人講話,有東西掉落在磁磚地板,眼角看到不知誰的影子晃動,身後好像有根衣帽架站著,液體逐漸淹到耳際,這時候要爬出去已經太晚了。

    醒來的時候,看看枕邊,老婆的側臉安安靜靜放著,夜燈勾出輪廓,美得像個瓷娃娃。我盯著房間角落看,跟平常沒什麼不一樣。想去廚房吃根冰棒,我小心跨過她。連接廚房的是一條細細的走廊,開了燈,但燈沒亮,廚房的燈常在開開關關,容易壞。摸黑走進去。走廊一側是窗子,不至於黑得不見五指,小時候經過這裡,常常自己嚇自己。

    正要打開冰箱,肩膀被拍了一下,據說晚上被拍肩不能回頭,我嚴守戒律,像個虔誠信徒,但身後一隻手從我臉旁伸出來,掌上盛著一朵紅花。給我的嗎?是啊,正是我想種的那種花,鮮紅又熾熱,黑暗裡發著光,我接過來,兩手捧著,像捧著一顆新鮮的心臟,撲通撲通跳動,明明那麼溫暖,總不能說是夢了吧。

    透光


    花劍有光──賀張家朗2021東京奧運奪金

    璇筠
    好為人師,熱愛創作。相信知識就是力量,藝術使人自由,同行就能快樂。最新出版詩集《自由之夏》。
    SHARE

    謝謝正道之劍
    為這屬於彼此的時代
    刺上鮮豔的花果


    柳廣成

    那屬於苦寒堅毅之劍
    在你一邊恭敬一邊進擊的雙腿之間
    時間不斷爬升
    那隱藏的力量
    收放於全場
    將那明澈的花
    畫成火焰

    那將要經歷多少個長夏
    才能結成心內的冰雪
    以睿智與冷靜
    鑄鐵的堅持
    終化成太陽之光

    傾注的瀑布如鍊
    激起瓣瓣浪花
    力量流注在我城
    整夜是歡騰的節奏
    五環的漣漪
    擁抱世界的胸襟
    注滿我們美麗的港灣

    謝謝正道之劍
    為這屬於彼此的時代
    刺上鮮豔的花果
    歡呼一聲加油!
    鑲在歷史的白銀之中

    2021年7月26日

    轉注


    從稀少的太陽下感覺幸福──略談曹疏影詩集《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

    崔舜華
    1985年2月生於台北。有詩集《波麗露》(2013),《你是我背上最明亮的廢墟》(2014),《婀薄神》(寶瓶文化,2017/3)。
    SHARE

    世上再也沒有人能像我倆當初那樣幸福。──維吉尼亞.吳爾芙

    每次讀曹疏影的詩,我腦海中總忍不住浮現吳爾芙的身影,並不是指她倆有何相似之處,然而某種靈性──對於苦痛之寬容──對幸福片羽的追緬──總教我忍不住腦海中浮現吳爾芙臨別前所寫下的這一句話──

    「世上再也沒有人能像我倆當初那樣幸福。」

    《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是一部穿梭了好幾年時空,最終如閃閃發光的銀色太空梭般,降臨在你我面前的詩集。若是你同我一樣鍾愛曹疏影的《金雪》,讀《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時,也許你也會感到某種悵然若失又奮身撲火的情緒。現實的巨大,生活(存)的苦楚,皆在詩人那如獨挑華燈、轉悠街角的孤寡人的詩句之間,輕輕地被承接住,被某一股對於「幸福為何物」的詰問與追求溫柔地雙手捧住,因而有了去處,如這首短短的〈小時間〉:

    美麗的動物們
    走來走去
    倚在自己
    那濕粉之光的深處

    它們不屑於掌控這世界

    泥濘裡伸出的手
    有天空裡伸來的另一隻
    接住它了

    在以「小」開頭的一些短詩中,我們可以明白詩人已創造出屬於自己的紀元──相對於宏大的、雄性的、陽剛的大事件,曹疏影動用了繁雜如花蕊的細節的複眼,去觀看凝視窺探那相對於大時光之內的小凹陷,大光耀之下的小陰影,以及,身為女性,相對於大母體之外的小女身,如我們讀〈在太古〉:

    在太古,我喜愛那些背後看去像機器人的女人,
    也喜愛那些背後看去,絲綢一般的男人,
    他們不該走在英皇道、Jusco、珀翠餐廳,
    他們應該走在羅馬、布拉格、布魯克林。。

    而我心中的人群走在西伯利亞,
    全世界停駛的心臟,像凍在湖裡的小鳥
    有自星空垂落而來的、醜陋的繩子,
    接走機器人和絲綢,接走
    本不應屬於這裡的事物。

    身為母親,身為女人,身為詩人,曹疏影對自己內在的母性展開大規模的辯證與詰疑,譬如〈金乳〉一詩中,嚎啕的嬰兒與旁觀著撕扯心肺的母親之間的對話:

    嬰兒哭出雪崩
    尖叫逆心
    我駕大雪團
    撲望——

    不救她吧,
    累了就睡了

    雪雲陡,
    我是她小村莊裡
    一隻母獸出逃
    (下略)

    「雪」在曹疏影的詩中時時可見,雪是創世,是乾淨之德,是冰冷的考驗,也是救贖之道。從「金雪」到「金乳」,那個曾經燦笑著在高原上奔跑的少女,成為風雪裡意欲逃亡的母親。雪是她哺以育嬰之物,曹疏影從不歌頌乳房,相反地,她將自身的母性減到最低限度,低得恍若一頭獸,嬰兒有其自生自轉的小宇宙,比起虛弱的母體,嬰兒更能扮演太初之初的無邪的救贖者。而詩人所仰盼的,有時就是這樣的救贖──

    〈她的小舌尖時時救我〉

    她的小舌尖
    時時救我
    打撈我
    (下略)

    乳之芯
    她鑽嬰兒淵
    用甜蜜
    索取甜蜜

    世界的敗壞
    可止於此
    那些自我詆毀的
    可止於此
    愚鈍於積習的、
    狂人、與受虐
    虐待他人的
    可止於此
    烏鴉傳遞
    止於此
    不見自己的
    明白自己
    (下略)

    把哺育的主導權交付予嬰孩,曹疏影彷彿倒逆著寫下人類對於母性的關懷,那些偉大的、磅礡的、無私奉獻的、血流成河的,全不在她的詩裡,她的詩這麼乾淨這麼誠實,純粹地寫下了生而為人,母與子,惡與善,卑微與強壯,並非全都是按照著現世既有的規律運作,這一些詩像是〈母親節〉(光能給人類提供的幻覺/初初都能提供給我/給一個年輕的/小母親)、〈詩〉(孩子畫了滿屋的火車,等我回家看。/還畫了一首詩,「初初的詩啊」,他舉著給我看。/我蹲下來,世界就停在那樣的一首詩裡了,/彩色的,旋轉的,無可纏繞的,/沒有什麼不值得這樣。)、〈海〉(千百萬年前的叢林/紀元更迭如蝶翼撲閃/時間令我脆弱/但只是令她無畏),她將孩子舉在宇宙的核心,擁有創世的巨能,而她自願做一個脆弱的小母親,時時想著讀書,遊戲,甚至逃跑──這全然顛覆母能序列的自剖,在詩人筆下成為再自然不過的家常,教我們都要在她的詩裡重新明白過自己一次。


    曹疏影第一本詩集《金雪》

    至於幸福──幸福何等僥倖,脆弱如旛蝶,這部詩集中多的是離別淚,少的是相聚歡,那些城市裡街道邊偶見閃現的天光雲霞,莫不是日常裡分分秒的離人血──抗爭的血,戰士的血,黑夜的血,兇手的血。曾經信奉過的命運女神,如今也老了落入俗套裡(〈命運女神如今也老了〉)。但就是因為幸福如此稀薄,每一刻被詩環繞的當下,都彌足珍貴如金箔,就像這部詩集中我非常心愛的一首詩,對於生存本質的逼視與美,堪比里爾克的〈秋日〉──

    〈太陽稀少,幸福亦然〉

    太陽稀少,幸福亦然。
    我坐聽飛機的轟鳴聲,想著Gainsbourg 這兩句歌。
    那些坐在鋼琴前吸菸、有著悲劇性格的男人很美。
    秋暮的天色很美。
    人們在紛紛把自己點亮,當他們感覺到夜晚,便總是懷疑自己無甚光芒。
    其實他們都很美,本來不需要
    那樣特意堅忍,特意成熟。
    他們著意選擇別人走過的路的樣子,難免讓人心痛。
    他們受了欺負刻意崛起的樣子,也讓人心痛。
    我給你看一朵花,它的悲傷涼如水
    而它從不為死亡去準備。
    你的美也是這樣的,你的孤獨
    也是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