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

 

香港

序言書室.樂文書店.田園書屋.Kubrick.榆林書店.城邦書店.誠品書店.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天地圖書.三聯書店.商務印書館.Perthland Limited.中華書局
** 如想購買《字花》過刊,可向銅鑼灣樂文書店、序言書室及 kubrick 查詢

 

澳門
邊度有書

 

新加坡
草根書室.Books Actually

 

台灣
誠品書店.三民書局.政大書城.唐山書店.無論如河書店.小小書房.詩生活.閱樂書店.清大水木書苑.新竹或者書店.台北浮光書店.桃園嫏環書屋.桃園新星巷弄書屋.台東晃晃書店

 

網上
博客來網路書店.讀冊生活.友善書業

 

友善事業的社員書店均接受顧客的客訂,社員實體書店面名單連結資訊:https://goo.gl/o5GG5w


電子版

讀冊生活HyRead 凌網科技Readmoo讀墨Kono電子雜誌


香港發行

香港聯合書刊物流有限公司

查詢:2150 2100 (黃發心小姐)


台灣代理

遠景出版事業有限公司

地址:新北市板橋區松柏街65號5樓(2012年更新)

查詢:02-2254-2899 (潘治嘉)

購買《字花》


訂閱《字花》,立刻成為持證訂戶,即可享受一系列優惠禮遇,並收到最新會員通訊,緊貼水煮魚文化的文學活動和書訊﹗

《字花》持證訂戶優惠禮遇包括:
1. MOViE MOViE | Life is Art 盛夏藝術祭
持證購買節目正價戲票,可享9折優惠。
2. 影意志 | 「獨立焦點」正價戲票9折
持證購買節目戲票,可享9折優惠。
3. ifva | 獨立短片及影像媒體節
訂戶可優先獲贈特定場次戲票(數量有限)。
4. 鮮浪潮 | 第十三屆鮮浪潮國際短片節
訂戶可優先獲贈特定場次戲票(數量有限)。
5. 牧羊少年咖啡館 
訂戶可獲贈餐飲現金卷。
(太子白楊街分店、葵芳分店、沙田分店及將軍澳分店)

*節目詳情請留意有關機構消息。
*如優惠有任何爭議,水煮魚文化將保留最終決定權。

按此直接訂閱。

電子版

你亦可到「首尚文化電子書店」購買:

App Store
Google Play

訂閱字花

私隱聲明

敬請仔細閱讀此私隱聲明,以了解閣下在瀏覽本網站(「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字花」及「別字」)時,我們如何處理閣下所提供的資料。

  1. 資料的蒐集及使用互聯網資料

    當閣下瀏覽本網站時,本網站不會蒐集一般的互聯網資料,包括閣下的互聯網協定位址以及閣下瀏覽本互聯網的日期和時間。

  2. 閣下提供的資料

    當閣下瀏覽我們的網站時,閣下可能會因不同目的,向本網站提供資料,例如向我們查詢。閣下可向我們提供部分個人資料,如姓名、地址、聯絡號碼或電郵地址。一般而言,我們只會利用蒐集自閣下的資料用於閣下提供該等資料的目的。

  3. 資料保留期

    一切經由本網站蒐集的資料會在完成蒐集目的後立即銷毀。

  4. 對第三方作出披露

    除法庭命令,本網站不會向第三方透露閣下的個人資料。我們會要求執法機關提供書面解釋其蒐集個人資料的目的、為何該資料對調查有關及不披露該資料如何影響調查。在法律容許下,本網站會通知閣下有關法庭命令。

  5. 直接促銷

    除獲閣下同意,否則本網站不會利用所收集的閣下個人資料作推廣用途。如將來不欲收取本網站的推廣資料或訊息,或欲查閱及修正閣下的資料,閣下可電郵至 info@zihua.org.hk 提出。

  6. 接駁第三方網站的鏈路

    本網站可能提供接駁第三方網站的鏈結。請閣下務必留意,當閣下連結至第三方營運商的網站時,該等營運商可同時蒐集閣下的個人資料(包括通過使用cookies產生的資料)。本網站毋須就該等人士如何蒐集、使用或披露閣下的資料負責,故此在閣下向該等人士提供閣下的個人資料時,閣下應熟悉該等人士的私隱權政策。

 

最後更新日期:2022年4月19日


免責聲明

本網站(「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字花」及「別字」)是一個多媒體的文學創作平台,內容和資訊的真確性由創作者承擔,本網站有權但無此義務,改善或更正網站內容內任何部分之錯誤或疏失。故此,讀者於此接受並承認信賴任何「資料」所生之風險應自行承擔。

網站文章中的超連結或會導引讀者至有些人認為是具攻擊性或不適當的網站,本網站對這些超連結內容所涉及之準確性、有效性、安全性、著作權歸屬,或是其合法性或正當性如何,並不負任何責任。

客戶於網上購買本網站的產品及服務時,所使用的網上付款系統並不一定在本網站內進行,客戶使用本網站以外的網上付款系統時,必須理解及明白網上付款系統網站內所列明的使用政策及私隱條款等資料。本網站的私隱條款將不適用於所有網上付款系統網站內。

 

最後更新日期:2022年4月19日


版權聲明

本網站內一切文章的版權均歸作者所有。

如需在出版刊物上引用、轉載,請先與本網站聯絡(info@zihua.org.hk),否則不得使用及轉載。

如需在網絡上引用、轉載,只需註明出處。

 

最後更新日期:2022年4月19日

條款

地址
香港灣仔皇后大道東109-115號智群商業中心21樓
電話
2135 7038
傳真
3460 3497
水煮魚文化製作 Facebook
字花 Facebook
字花 Instagram

聯絡

「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下稱「水煮魚」)為已註冊的香港慈善機構,亦是香港最具規模的文學組織,自2006年受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出版文學雜誌《字花》,將香港文學推廣到兩岸三地,並成功引起年輕讀者對香港文學的關注和創作風潮。近年也舉辦多種文學推廣活動,包括中學及公眾創意寫作坊、書節、多媒體朗誦會等。

誠邀你與我們同路,請捐款支持以下工作:

  • 印刷、製作、獨立發行書刊
  • 文學藝術活動推廣
  • 寫作教育
  • 跨界別創作
  • 編輯、作家及藝術行政人員栽培
  • 日常營運

請按以下連結,輸入你欲捐贈之款項,透過Paypal捐款。

你每分支持,都將讓美麗的、打動人心的文字走得更遠。

支持我們


我們長期需要熱愛文學、喜歡閱讀的朋友協助編輯、美術、活動助理、行政等工作,並付出你無限的精力和熱望,一同創造不可能的文學雜誌﹗

如你想加入水煮魚文化或《字花》團隊,請把個人履歷及過往作品傳至 recruit@zihua.org.hk ,註明你希望加入的職位。

若感情投意合,我們會回覆你。勉強無謂,行動最實際﹗快來吧﹗

加入我們

各期年份
出版年份
活動年份

別字



蜥蜴園 ‧ 少年遊

王兆基
相士說:我的體内有一頭阿修羅,詩文散於霧,練習炎拳。IG:skwworld
SHARE

    蜥蜴園

    夢境像蜥蜴
    學習街上的膚色
    步速,一張時間的輪椅
    行走有時,只是爲了使用膝頭
    及跪低祈禱:我沒有跪低

    獵人無法捕捉的
    六月是一種曖昧的眼神
    流質與墓碑之間
    烏鴉的視網膜錄影
    寒冷的系統監視
    蜥蜴園,鐵樹受刑
    拒絕葉子的表情
    失語養成歷史的根部
    伸展至地核
    記憶的岩漿像神曲
    包裹我的手足與龍蜥
    要我告訴渡之章的詩人
    祂的秘密,祂的瘦

    行走有時
    只是爲了使用膝頭
    不像被歷史推著的輪椅
    而我斷裂的尾巴
    在金鐘的天橋抬昇如煙霧
    直至混入罌粟的人群
    在他們的陰影裏坐下

    行走只是爲了坐下
    在公園,而不是蜥蜴園
    爲了民謠而不石頭地活著

    少年遊:七一後

    我同維港擲公字
    你有冇作嘔過
    對大人

    公就:並刀如水,女皇頭
    字就:嘔出一個浪頭

    浪裡有頭
    頭裡有泳手!

    唔係所有泳手
    可以渡海
    上魔鬼山做人

    正如泥菩薩
    正如渡輪
    渡唔過水鬼嘅親暱

    一種浸禮
    禮成,水底俯聽我們

    鯉魚門,頭七嗰日
    岸上柒頭皮
    飛霜,吳鹽勝雪

    雪崩嘅聲音
    ──人海向前向後
    困住自己
    似過期菲林

    遊客攝影
    八月我依舊
    同維港擲公字

    後記:2023 悼亡

    別字各期目錄
    目錄 轉注

    別字

    第六十六期
    <   
       >

    別字

    第六十六期

    「別字」一名,不僅意指某種形式上

    的別冊,更寄望另闢網絡傳播門徑,

    拓寬文學場域,連結更多文字力量。

    轉注
    • 筆記簿【一】
    • 薄薄的顫動──讀鍾逆《動物家族》
    • 《原初的彼岸》編者序──消失的過渡者(節錄)
    • 在茫茫中相遇——側記John Fung的攝影人生
    • 「二十世紀」的備忘錄(節錄)
    • 筆記簿【一】
    • 薄薄的顫動──讀鍾逆《動物家族》
    • 《原初的彼岸》編者序──消失的過渡者(節錄)
    • 在茫茫中相遇——側記John Fung的攝影人生
    • 「二十世紀」的備忘錄(節錄)
    透光
    • 西西 × My Little Airport × 高立 | 左手之思
    • 行禮如儀
    • 小暴力【二】
    • 小暴力【一】
    • 你在黑暗中伸出了雙手──詩三首
    • 西西 × My Little Airport × 高立 | 左手之思
    • 行禮如儀
    • 小暴力【二】
    • 小暴力【一】
    • 你在黑暗中伸出了雙手──詩三首
    小詩潮
    • 彳亍
    • 蜥蜴園 ‧ 少年遊
    • 夏令寫生
    • 彳亍
    • 蜥蜴園 ‧ 少年遊
    • 夏令寫生

    轉注


    筆記簿【一】

    陳慧
    於香港出生、長大,受教育。從事電影、電視劇、舞台劇及小說創作多年,出版小說、散文二十餘本,小說《拾香紀》獲第五屆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並有多篇中、短篇小說被改編為影視作品。近年移居台灣,創作短篇小說收錄於《孤絕之島:後疫情的我們》及《我台北,我街道2》,最新出版小說《弟弟》。
    SHARE

      一:穿牆記

      1.

      大衛考柏菲(這裡說的是美國魔術師而非狄更斯小說裡的主角)在一九八六年曾經有一場穿越萬里長城的表演。當時透過電視轉播,我看著他從八達嶺長城那邊進到一塊蓋在城牆上的布幕之中,布幕轉瞬緊貼城牆,那代表他整個人進到牆身中去了。大概一分半鐘之後,城牆另一邊的布幕上出現了立體人形,就好像有人正要從牆身中走出來的樣子,不過,只一下,像掙扎,布幕又回復平貼於城牆上的狀態,現場的人發出驚呼,布幕後的掙扎又出現了,而且愈來愈激烈,彷彿真的有一股超自然的力量要把魔術師拉住,要將他留在城牆夾層之中。當然,最後,布幕撕破,大衛考柏菲重新出現在觀眾眼前。

      整個表演不會超過十五分鐘,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演出前播放的紀錄片。大衛考柏菲在紀錄片中煞有介事地詳述了這場魔術的靈感來源,他說他多年前得知,西藏的高僧擁有一種特異功能,就是能夠穿過牆壁。紀錄片先以科學角度,解析分子、粒子在不同空間轉移的原理與可能性,接著鏡頭帶領觀眾走進布達拉宮,這巨大建築群的神秘獨特結構,令這則帶著宗教與異能色彩的「穿牆」傳說,有了可供發生的場景。接著,最可怕也最震懾人的部份來了,那是一幀在牆壁中發現遺骸的照片。據說那是上世紀五十年代,由於布達拉宮內有近萬間的房屋,難以逐一保固維修,某天就發生了其中一幅牆壁坍塌的事情,在厚度達兩米的牆壁,竟「鑲嵌」了一副人體骸骨,而最匪夷所思的,是這骸骨居然呈現著奔跑中的姿勢……。

      觀眾的想像力至此已被全面啟動,完全能接上魔術師投射的內容與畫面。那豈只是一場魔術表演?大家都願意相信真有其事,那就是特異功能。

      後來我當了電影編劇,每當卡關、故事寫不下去,就會想起大衛考柏菲展示的那幀牆中骸骨的照片。

      2.

      《相撲聖域》今年五月在網飛上線,在觀看此劇之前,我對相撲的認識,僅限於相撲鍋還有相撲手驚人的身材。再來就是上世紀九十年代貴乃花和宮澤理惠訂婚又解除婚約的事情,當年很哄動,這才知道相撲手在日本社會地位之崇高及收入驚人。帶著對相撲運動的這一點點刻板印象,我開始看八集的《相撲聖域》。

      剛開場,主角小瀨清無論是相貌與行為都難看,挾柔道冠軍實力,但以街頭混混姿態加入相撲部屋,無禮而莽撞,視相撲傳統為無物。未幾女主角飛鳥登場,是放洋歸來卻從政治版下貶到體育版的記者。藉著小瀨清的桀驁不馴,拒絕為序二段的師兄擦屁股(不是形容詞是真實描述,因為相撲手的身形,無法自行擦屁股),然後是飛鳥這女流之輩若無其事踩上了土俵,幾乎被部屋中一眾相撲力士手撕,開場不到二十分鐘,相撲傳統的迂腐與不足為外人道的種種,觀眾一目了然。女生不許踏上土俵,我卻輕輕鬆鬆闖入了相撲聖域。

      我就等著看小瀨清與飛鳥顛覆相撲聖域。

      接著我看見了小瀨清與父母的愛恨交纏、飛鳥與前上司的藕斷絲蓮;角色的血肉。那邊廂大相撲協會的保守顢頇與對後輩的排斥,愈揭愈多,我等不及看見小瀨清登上土俵,開創相撲界的新面貌。小瀨清終於改名猿櫻,獲得出賽資格。隨著賽事進行,我對相撲這項運動愈發看出興味,同時擔心猿櫻只靠柔道與街頭群架的經驗,無法一直贏下去,他必須老老實實練習四股踏…..

      四股踏。

      四股踏只是相撲眾多修習項目的其中之一,《相撲聖域》無意成為相撲技藝百科全書,只著墨於四股踏。一如劇中其他關於相撲比賽的材料,雖然充滿行內密碼,但通過編導與角色傳譯,變得顯淺易明。四股踏是以深蹲之姿,輪番將左、右腳高高抬起,再保持平衡重重踏落地面。那看似簡單的動作,一而再地出現,清晰地向觀眾展示了相撲的獨特性與專業,令我對食量驚人體型龐大的相撲手刮目相看。

      當女記者飛鳥流著淚勸告猿櫻必須練好四股踏,而猿櫻終於老老實實練起基本功,甚至帶動了部屋內的其他師兄弟。梳起了相撲手「丁」頭的猿櫻,與開場時的小瀨清,整個氣場都不一樣了。隨著師兄猿谷因傷引退,舉行了拆「大銀杏」的斷髮儀式,這場戲長達十二分鐘,令我徹底對相撲傳統與相撲手生出敬意。

      最後猿櫻重新面對曾讓他極度害怕的重量級對手靜內,猿櫻贏了嗎?我不知道。鏡頭回到小瀨清與靜內的童年,曾經,相撲帶給他們爛漫無邪的正向與快樂。初心。

      就是這樣,觀眾深深被相撲這充滿傳統色彩的運動技藝折服,《相撲聖域》成功穿越觀眾心中堅牆。顛覆個屁。

      我是一個編劇老師。很多人問我,編劇老師教什麼?我都忘了跟那些人說了些什麼,只知道在我心裡沒說出來的是,穿牆術。

      透光


      西西 × My Little Airport × 高立 | 左手之思

      倚音
      詩 × 樂 × 畫
      SHARE

        花字005|「倚音 Appoggiatura」專欄

        左手之思

        詩作 ───── 西西
        音樂 ───── My Little Airport
        作畫 ───── 高立

        原畫可於即日起到獵人書店觀賞,展期至9月25日。
        地址:深水埗黃竹街 1C 地舖

        〈左手之思〉
        三十年來,癌症沒有復發,可是一條右臂受鐳射的侵蝕,漸漸枯萎。

        單獨一隻左手
        再不能綁鞋帶
        (穿不用鞋帶的鞋好了)
        無法替錶上發條
        (根本不再戴錶)
        要擰乾面巾只好纏在水管上
        (用更小塊的面巾就是)
        朋友想和我握手
        (我伸出左手,抱歉
        要朋友也參加左撇子陣營)

        感謝醫生的照顧
        (有人埋怨醫生做得不妥善
        不對,當年已做到最好了)
        書寫,早應該由另一邊接手
        (右手服務許多年,讓它榮休)
        有了不用電腦,不用手機的理由
        握匙吃飯
        起初不習慣
        但慢慢,慢慢就慣了
        (對了,這是自然而然的慢活)

        看人,看物事
        我開始有了不同的角度
        (多長一隻眼睛)
        開始聽到不同的聲音
        (多長一隻耳朵)
        不再以為一邊的風景獨好
        這時代,患的可不是絕症
        (不諱疾,總有辦法的)
        不過因為牢牢堅持
        一隻手,一種目光

        *完整內容請留意《字花》104期(即將出版),收錄林阿P與混音師的創作對話。

        小詩潮


        彳亍

        逍遙
        唐華量,筆名逍遙,中大醫學生,頂著鐵籠飛行的鳥。IG: @_vagace_
        SHARE

          彳亍

          每踏一步我都裂開一些
          胸腔漏出數隻溶進夜色的蝙蝠
          而心跳
          是推開渠蓋的小手
          夜深,深得很快因為腳掌擦傷

          巡邏員在我身上
          搜出許多包未開封的憂鬱

          「眼鏡有霧,但我站著如圖釘」
          我如此自辯

          大海比他們更適合
          把我的毒充公
          假若他們把我制服於燈柱
          我將轉世為燈籠魚
          為白晝拉票順道把海擦傷

          那又是另一種意義的死亡

          清晨乾裂
          我是油站害怕火花

          經過郵筒,它破譯了我一部分
          回身,它吃新的信
          真可惜,我不可能以亂碼餵飼它

          眼珠就像葬著壞靈感的紙球
          隨意地,被天空拋來拋去
          漸漸忘了維修員的姓氏

          可是我總愛陪著藥丸默不作聲
          這是最純的慾
          你別翻開我的連衣帽
          裡面的肉身,電腦程式一樣嶙峋
          我借了遊戲角色的韌性。立正。保齡球瓶
          也有被推翻的慾望,然後日子
          是導熱的、緊鎖的頸圈

          遺詩

          想起平白日子
          心跳是唯一蟬鳴
          我就是想要幻聽的麥克風
          而毛衣跟我說
          吃不下聲音了

          塗了蜜的關節還是留給我吧
          誰會甘心成為空氣的坐騎
          我習慣觀望
          手臂成為腰間的欄柵
          風景圍著我,轉動的
          盲的魚群

          或許我早就該弄清悲傷
          和砒霜的讀音,收音機和鸚鵡
          都被這兩個詞語噎住
          薄荷的語氣撞進風中

          最捨不得我的手腕
          它穿過每副肋骨
          像狐狸腰部,受傷時溢出香氣

          (我的心臟
          還在參天大樹上
          跳動)

          牛頓也無從醫治我的昏厥
          我絕不介意倒下在菌類的閒談
          暮色偷偷磨平我的角
          方便目送